甘南州市区(城区、镇区)地图

甘南藏族自治州交通提示

甘南地区没有铁路通过,只有213国道纵贯全境,游客可以先到兰州,再转乘从兰州到四川成都的长途汽车。在兰州汽车站每天只有三班车直达夏河(票价60元左右,但往往不能直达,若是乘车人较少,车子会在临夏把你转“卖”到从临夏开往夏河的车上)。从兰州到临夏的车很多,在兰州汽车南站,从早上8:00到9:30分,先后会有7班车到临夏(票价29.5元);在兰州汽车西站,从6:30到12:30,共有19班车发往临夏(票价10.8元)。从临夏到夏河的车平均40分钟一班,行程约3个多小时。如果早晨7:30从兰州汽车站出发,最终抵达夏河车站大约要在上午10:30左右。到了夏河车站,步行十分钟就到达拉卜楞寺,去桑科草原打车需要十几分钟,单程大约30元,建议包车或者自驾。兰州到合作的车,行程基本在三个小时左右,价格60元左右,无火车~

地方文化

一、传记文学,从整个藏族文学史上来看,一个令人惊奇的现象就是传记文学尤为繁多。素有“安多地区藏族政治、经济、宗教以及文化之中心”的拉卜楞寺,就是一个典范,它是古代安多地区藏族文化之大成,不仅是文学艺术的宝库,也是一个历史资料、文物的博物馆。这座保存着卷帙浩繁的藏文经典、历史档案和名著经版宝库,为当今世界所瞩目。据《拉卜楞寺总书目》统计,现存经籍六万五千余部,其中传记类就有380种之多。这些传记除有西藏、康巴以及安多藏区各大寺院高僧的传记外,还有本寺活佛高僧传记。最早的有《王窗柱浩》又名《松赞干布遗训》由银汁粉书写而成,长176页。还有《米拉日巴传》,该传是一部传记体的文学作品,作者是后藏人桑吉坚参。成书后,这部作品不但在藏族人民中广为流传,影响深远,而且在全国也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解放前便有了汉文的节译和蒙文译本,博得了读者的喜爱。同时,引起了国际上众多研究藏族历史、文化、宗教的人们所瞩目。早已有了英、法、日等文字的译本,成为走向世界的名著佳作。在本寺高僧活佛传记中,主要有寺主嘉木样活佛系统中的第一世至第五世嘉木样传。如《第一世嘉木样传》,全名为《智者自在成就遍知嘉木样雅贝多杰传.珍奇善缘路径》,系第二世嘉木样.久美昂吾所著。《第二世嘉木样传》,藏语全称为《至尊贡却乎.久美昂吾传》作者系第二世嘉木样活佛的心传弟子第三世贡唐仓.贡却乎丹贝卓美,此外,他还撰写了《德哇仓.罗桑东珠传》等。这些高僧传记,是极为重要的历史资料宝库,在藏族历史史籍中,由于名方面的原因,诸多历史事件往往带有某种色彩,不能完整的表明事件的原由和真相,而传记文学,弥补了正史的这种不足。翔实地描述了该区及至整个藏区地方政权势力、教派及其代表人物荣辱兴衰的历史和政治、经济、军事、宗教、文化、典章制度、宗教仪轨、风俗习惯等方面的情况,这都是非常有史学价值和文学价值的文献。二、史志典籍,文史不分,是藏族文化史上的一个重要特点。藏族史志典籍,既记述了古代藏族的历史,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同时又有很高的文学性。其中有些史志,本身就是很好的散文作品,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对后世文学的发展,对藏族文学语言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早期的如敦煌古藏文史料、《巴协》等。此后如《王窗柱浩》、《玛尼宝训》、《五部遗教》、后来如《西藏王统记》、《贤者喜宴》、《西藏王臣记》以及《红史》,这些均是史志与文学熔为一体的典型作品,有诸多古代神话的历史、人物传说,于与实中又富有浪漫虚幻的色彩。大量的修史撰志,似乎成为藏族文化的又一显著特点。据有关资料不完全统计,解放前全国藏区有二千四百多座寺院,几乎每座寺院都有记载自己历史的史志,数量之多,十分惊人。安多地区最为著名的史志典籍有《佛历表》、《卓尼丹珠尔目录》、《安多政教史》、《汉、藏、蒙关系史概要》、《安多佛教史概述》、《五台山详志》、《青海历史.梵曲新声》、《印、汉、藏、蒙宗教史.如意宝树》、《土官宗教教流派镜史》、《白史》、《拉卜楞寺志》、《塔尔寺志》、《宗派广论》、《夏琼寺志》、《佑宁寺志》、《松巴佛教史》、《斯里兰卡纪事》、《印度八大圣地志》、《凉州四寺简志》、《安多诸禅林志略》等几十部。用藏族文学体载所惯用的诗文合体的形式。此外,在安多地区的众多寺院中,有许多研究价值颇大的史志典籍尚未发掘整理出来。从整体看,流传于世的这些史志记录了安多藏区各大寺院的高僧、各地历史、民族风情、风物传说、历史变革、社会生活等方面的情况,不但有很高的史学价值,而且有较高的文学价值。

甘南藏族的婚姻家庭

一般甘南藏族的未婚男女,恋爱婚姻比较自由,但是正式结婚要聘娶,要双方父母同意。通婚范围,父系亲族严禁通婚;母系亲族经过几代以后方可通婚。藏族婚姻恋爱,虽然也讲究门当户对,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一般说来,较为自由。青年男女在交往中,产生了爱情,准备结为伴侣,一般情况下家庭是不加阻拦的。对象如果是父母选择的,通常也要和子女商量,很少包办。求婚的办法通常是由男家请媒人带上哈达和若干牛羊肉以及酒茶叶之类的礼品,前往女家求婚。如女方正式接受了礼物,就算同意婚事。接着媒人要按预定的时间,带上商议婚事用的酒肉和男方送给新娘的衣物、装饰品等到女家,女家请来父系近亲和姑娘的阿舅,共同商定婚期等具体事宜。结婚的前一天,新郎由媒人陪同,骑马前去女方家迎亲。夜晚,在女家举行庆贺迎亲的隆重宴会,宴会上男女歌手要赛歌,往往是通宵达旦。举行婚礼那天清晨,女方派出庞大的送亲队,陪同新娘、新郎、媒人等一行人马迎着朝阳出发。新郎家则派迎亲队带着礼酒分批前往中途迎接,双方相遇后,互相介绍相认,向送亲的娘家人敬酒,唱祝贺歌。途中再遇迎亲队,送亲队又要停下来,履行同样仪式,这样时走时停,边走边唱。到了新郎村庄附近,新娘下马,由新郎村里的姑娘们簇拥着,缓缓步行走进房屋。在牧区,送亲的男青年进帐房以前,有意快马加鞭向四处奔驰,迎亲队的小伙子紧紧追赶,追逐嬉戏一番。接着正式举行婚礼,新人双双向佛像和父母行跪拜礼,然后新娘手捧一杯用哈达襄着的奶茶向公婆敬献,以表示美满幸福生活的开始。礼毕,男女老少围坐在摆满美酒佳肴的一排排炕桌边欢宴.席间,男女歌手对唱酒曲,一曲方罢,一歌又起,宾主频频祝酒,并用生动的比喻;诙谐的言语,互致婚礼祝词,随后再举行由娘家人给新郎迭腰带的仪式。酒曲对唱至夜阑时,年轻人向长辈提出唱情歌的要求,得到允许后,男女青年就开始对唱情歌。这时老人们和有近亲关系的人要离座回避。往往唱到天亮,青年们才尽欢而散。有的地方,在迎新会上只唱酒曲,不准唱情歌。有时,婚前女方父母不同意,而男方又要坚决迎娶,女方还可以暂时逃离私奔,待其父母同意时再议婚礼,但男方需迭女方父母各2头牛,家庭其他成员1只羊。抢婚是又一种婚姻形式。男女青年相爱,但女方父母不同意,男方便约好伙伴3—5人,夜间在女方的家门或帐篷柱上悄悄挂上一条哈达,瞒着女方家长把姑娘领走,第二天清晨托媒人到女方家求婚,待女方父母应允后,再举行结婚仪式,这就叫抢婚。招女婿也是甘南藏区常见的一种婚姻形式。有一些家庭,在女儿相中对象后,便托媒说亲,经对方父母同意,招为女婿。赘婿,不论在家庭和社会上,都受到尊重。甘南藏族在婚姻形式上,以一夫一妻制为主,解放前,少数上层阶级多为一夫多妻。家庭多是3—5人的小家庭,大权掌握在男子手中。如别无男性尊长,则由女子掌权。父母亡故,儿女均有继承财产权,唯赘婿或儿媳没有。女儿出嫁后也可以回娘家继承财产。男孩长到17~18岁,即可结婚另成一个小家庭,可以带走部分财产,小儿子一般留在父母的身边生活。婚后,如女方真不愿意,可以跑回娘家,社会并不歧视,男方一般也不再追求。解放后,随着教育、文化,科学事业的发展和婚姻法的贯彻,甘南藏族在婚姻方面的陈规陋习逐渐革除,具有民族特色的欢乐又富于情趣的嫁娶习俗则被沿用下来。

甘南藏族的服饰

甘南藏族由于长期生活在气候寒冷的高原上,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喜欢穿用羊皮缝制的藏袍,藏袍宽大肥长、耐磨保暖,白天束带为衣,夜晚解带当被。藏袍一般样式是领宽,腰肥、袖管长出手面1尺多,下襟长出脚面2—3寸,开右襟。男子服装按冬夏季节,以羔羊皮、老羊皮、毛毡子、棉布等制成单、夹、棉、皮的大领无扣长袍。夏皮桶子板厚毛短,是缝制夏服的主要原料,秋皮桶子板稍薄,毛长适中,宜缝制四季长用服装,冬皮桶子板薄毛长,用作冬服。比较讲究的男式皮袄,用豹皮做领,黑灯芯绒镶边,皮卷边;有的用氆氇或褐子制作,美观大方。用羔皮缝制的加面藏袍,轻巧美观,是节日和走亲访友的礼服。羔皮有毛短面卷曲的冬羔皮,有毛长适中呈穗状的二毛皮,有板薄毛长的长二毛皮。用羔皮缝制的藏袍。多用各色灯芯缄、平绒、缎子或毛呢挂面,用锦缎或花氆氇,小獭皮镶边,用狐皮狐领。帽子的颈部较长,用线绣上花卉,并在顶端装有红缨,垂于四周。也有圆形毡帽,更多见的则是狐狸皮、羊羔皮帽子。自己的饭碗,各人都是专用,出门也要携带怀中,别人的衣服和饭碗习惯上是不使用的。放屁和伸展双臂,不仅在有人处禁忌,就是自己家里也是不容许的,男子一般都穿靴子,没有袜子,夏天多有赤足者。男人们外出时,酷爱骑马背枪挎腰刀。男子一般都有一串念珠,既可作为佩挂的装饰,又可以作为念经计数之用。手上喜欢戴象牙手镯、金银戒指和银制护身符盒。过去男子都留辫子,将头发编成独辫盘在头顶。有的地方的男性发辫留有“刘海”,但多数人是蓬松着头发不蓄辫子,喜欢佩戴火镰、银盒、护身符盒、针线包、腰刀、子弹袋等,腰刀的刀鞘、刀把上,多有镶嵌金银珊瑚的,刀悬于腰下,也有把短剑斜插在腰间的;耳上还戴大型耳环。甘南藏区的藏族妇女服装多为圆领长袍。长袍齐脚,没有下摆,腰系绸、布等彩色腰带。头戴礼帽,冬天戴狐皮帽。她们的头上梳着许多小辫,然后再结成一个或两个大辫,并用红布做成辫套,上面装饰着各种饰物,如银盾蚌壳、银元、珊瑚等,从背部垂于臀部。有的地方的藏族妇女的头发梳成许多小辫,3、5、7、条的称为中辫,从中辫向左右称“泽黎”,按家庭财产多寡,每组发辫末稍,编有幡状“流苏”,长度与发辫本身相等,依次向左右逐渐缩短,称之谓“泽通”,在其下端穿有“流苏”,上嵌金银花、琥珀、碧玉、珊瑚、银质小盾和一排排四方形镂花银牌,中间夹有小珊瑚串。首饰中的上品有金银,猫眼儿、松石、珊瑚、碧玉等。此外,还用松石、珊瑚等,穿以缨络,披于肩上,肩背后文有松石、珊瑚的缨络,累累下垂。妇女佩戴的项链非常考究,一般都是用珊瑚、松石、水晶、玛瑙等穿成1~4串挂在脖项。有钱富家还有镶金宝石的项链,价值数千元以至上万元者不等。一般贫苦女多用玻璃珠串成项链佩戴。在左腹部腰带上挂有一尺多长精致的银奶钩,左侧则挂有日月形的银制装饰品“洛酒尔”。这些多属日常生产生活用具。男女放牧人还要腰悬投石索,一般都装在怀内,随用随取,比较方便。为了防狗咬,外出时还常常带上马鞭、铁角和打狗棒等。铁角、狗棒系有长绳,边抡边打,收取方便。解放后,随着生产的发展,生活不断改善,他们的衣服质量逐步改观,有的家庭做羔皮长袍,罩面从棉布发展到绸缎、化纤及毛料等。现在的青少年平时喜着西服、军便服、中山装,许多家庭还添置了被褥。

甘南藏族的民居

甘南藏族的住室有两种。牧民住的是帐房,农民住的是土木结构的平房。帐房是牦牛毛加工而成的,均为黑色,结实耐用。帐篷中间是长形土灶,左右两侧住宿,上席供奉佛像及经典,并陈设用铜、银制成的净水碗和酥油灯。一般帐篷呈四方形,用8根立柱支撑着,有10数根牛毛绳的一端与篷顶拴结,牵另一端至帐外,拴在约一丈远的木橛上,使得帐篷平展、稳固。帐篷面积一般为20平方米,顶高1.7至1.8米。顶部正中留一道宽一尺、长丈余可以开合的空隙,打开可以通风、排烟、散热,合盖则能防风雨、保温暖。帐篷前面篷布上有牵引绳,甩木杆支起来就是门,天热时把门支高,帐篷内凉爽舒适。帐房内四周还排列着约1米高的衣箱、牛皮袋、毛口袋,上面覆盖着长条白底黑花纹的羊毛褐子,显得整洁美观。除牛毛帐篷以外,还有一种人字形的白布帐篷,供老人、青年和客人居住,它比牛毛帐篷轻巧。还有六角形的白布帐篷,周围镶上黑色、蓝色或棕色的布边,里面加一层有色布料,外面印有带宗教色彩的图案,帐篷高大,制作精美。这类帐篷过去多见于寺院或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现在甘南藏区的乡、单位、家庭都备有。平房系土木结构,富裕人家有楼房,一般都是平顶立体四合院式的房屋,分为灶房、卧室、佛堂、畜圈、贮藏室、柴廊、草房、厕所等8处。院墙高3~4米,底宽1米多,院占地面积一般为1亩左右。大门楼两边多为砖砌,门楼上用有花纹的雕木装饰。院内两面或三面盖房,房屋前有较宽的走廊,廊檐下的枋柱上刻有花纹图案,精致优美,别具一格。院内一般建有花坛,栽花种树,环境安静幽雅。住宅一般三间合为堂房,卧室连着厨房,锅灶连着土炕,饭熟了,炕也热了,一家老小围在一张小桌上吃饭。未婚成年子女分宿火炕小房。

甘南藏族的生产习惯

甘南农区的藏族背土、送粪、春耕、夏耘、秋获等,多由妇女操作。解放前生产技术落后,生产工具较为原始。对水、旱、虫、雹等灾害无能为力,一般求之于宗教,-进行念经,煨桑活动。山地轮歇、作物倒茬等则是藏族人民在长期生产实践中积畜的适合当地情况的生产经验。在农业生产中一般都有自然形成的劳动组织形式,如“送粪组”、“耕种组”、“修渠组”、“收割组”等。起初是临时帮工,后来演变成习惯性的劳动组织制度,一直延续到解放后合作化前。这种劳动组织建立在部落或亲戚关系的基础上。如“送粪组”3—10户不等,凡具备下列条件之一者均可参加,即:1、为一个家族;2、地亩或居住为邻居者,3、本人虽非此家族,而土地属一个祖先而分居者,4、属于一个大部落者。“耕种组”则是建立在一辈最亲的家族、亲戚的关系上,一般是一辈一编,随编随散。在耕作时不分劳力、耕畜、地亩多少,在哪家耕作便由哪家供饭,不还工、不计酬。农闲搞副业,割柴、运输、牲口互相借用。牧区许多劳动,皆由妇女承担,如挤奶、打酥油、捻毛线、擀毡,织褐子、挖厥麻以及打圈、看管牛羊群、家务劳作等。男子主要是白天放牧,晚上守护牲畜。迁移帐房、支应差役,也是男子的事情。甘南藏族的风俗习惯都具有自己的历史传统和文化特征,但是在长期的各民族交往中,相互间也有一定的影响。勤劳俭朴、热情好客等美风良俗是主要的,但是在封建文化和宗教文化的影响下,也存在一些不利于人民身心健康的陈规陋习。解放以来,优良的风俗习惯和传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一些陋习已被逐步废除。现在甘南地区民族众多,各民族友好交往,相互学习,相互影响,共同建设,共同进步.

甘南藏族的往来礼俗

甘南地区的藏族,重礼节、讲友谊、热情好客。见面时伸出双手,掌心向上,笑脸相迎。尊卑之间礼节极为严格,不能稍事疏忽。比如平民途遇大喇嘛,要立即下马恭立路旁,虔诚地脱下帽子,将头上所盘的发辫解开放下,俯首躬腰,双手平举,再请问好。在室内或帐房中遇有客人到来,也必须立即起身,以示敬意,妇女让道斜立于右侧,双目下垂,不能仰视,待其过后再去操持自干营生。大活佛途经村寨、部落,全体平民均要结队出迎,恭立道旁,躬身曲膝,低头吐舌,焚烧柏香等,以示尊迎敬送。还有送金银、酥油、牛羊、糌粑、路资等礼物者。亲朋好友久别重逢,要拉手贴于脸颊亲热,并且互相请安问好:“你辛苦了!你好!”,见到你所敬重的人,将袒臂之袖搭在肩上,曲腰两手平伸或竖大拇指以示敬礼,并说些“吉祥如意”、“平安长寿”之类的话;平时亲友相见,也有吐舌头拉手以示欢迎的;亲朋好友远行外出或初来,要替他牵马扶镫,并问好致敬。此外,还有合掌磕头之礼,参拜佛像,朝山拜神,一般是磕响头或磕长头,多有从数百里甚至千里以外一步一头磕至著名大寺院的人。甘南藏族在迎送宾客、求神拜佛、探亲访友、结婚贺喜等社交活动中,常常以敬献哈达表示敬意或祝贺。在较为隆重的迎送仪式上,一般主人向客人敬哈达,表示祝福吉祥,客人向主人回敬哈达,表示敬谢,并祈平安如意。甘南藏区每户藏胞帐房之内均置有烧火的灶膛或火塘,奶茶或酥油茶一直煨在旁边。火塘四周地上铺有羊皮、牛犊皮、毡织坐垫、地毯等。客人到家后,必先让座于火塘旁设置的座垫上,然后扒火烘烤,献茶献水。茶碗定当斟满外溢,以示诚恳大方。客人每喝几口,主人必须频频加添,然后再进“加卡”(一种用糌粑、干奶酪、酥油和奶茶调和的饮食)、糌粑或手抓肉等食物,最后再取酸奶奉献。客人告别时,要把茶碗的茶喝完,以表示对好客的主人的谢意。若是远道而来的近亲至友,主人要热诚款待,悉心关照,客人若客气少进饮食,往往会引起主人不快。遇婚丧和主要节日互送礼物。春节前杀牛宰羊,按户分成份子,相互赠送,对贵客则用带羊尾的脊骨肉做成手抓款待,表示格外尊敬。在家中同席饮酒、喝茶、吃饭,自觉地按年龄排序,长者上坐,如年长者迟到,则全体起立相迎。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