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市市区(城区、镇区)地图

眉山交通

客运:眉山到成都、重庆都有直达高速公路连接。眉山有至成都新南门车站、城北客运站、石羊车站三地的城际大巴,至新南门车站的运营时间为:6:40--19:00,每隔15-30分钟一班;至城北客运站的运营时间为:6:00--18:30,每隔15分钟一班;至石羊车站的运营时间为:7:35--17:20,每隔25分钟一班。眉山至重庆大巴,每天8:30、15:30各发一班;眉山仁寿县每天7:40、9:10各有一班车发往重庆。
成都--眉山:游客在成都新南门车站、城北客运站、石羊车站可乘坐直达眉山的长途汽车,汽车滚动发车,约1小时可达。
重庆--眉山:重庆到眉山,可以从菜园坝汽车站做直达车,票价有全高速路和走仁寿老路两种,还可以到成家平汽车站做车。走全高速的时间大概需要5个小时,老路的时间大概是6个小时,在眉山客运中心下车。
乐山--眉山:游客在乐山中心车站、联运车站可乘坐直达眉山的长途汽车,汽车滚动发车,约1小时可达。
航空:眉山境内没有机场,距离成都双流机场40公里,游客可以选择乘飞机到成都,再转乘大巴或火车抵达眉山。全国第四大国际航空港的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位于成都市西南郊外的双流县城东约2公里处,距成都市区约16公里。全国70多个大中城市有航班飞往成都,香港、曼谷、新加坡、东京等8个国际城市和地区也有航线往返成都。目前省内航线有:成都--九寨沟,成都--西昌。机场与市区有高速公路相通,可乘机场巴士前往市区,终点为人民南路的民航大厦,机场巴士市内起点则在人民南路二段蓝天宾馆(西南航售票处旁)。机场大巴首班时间是5:00,20分钟一班车次,车程约为35分钟,中途可下车,票价为10元。另外,也可乘坐出租车前往市区,到达火车站需40元左右。铁路,眉山市境内成昆铁路穿越南北,经过彭山县、东坡区,路线长度50千米,眉山火车站目前一共有8趟列车经过。眉山站地址为四川省眉山市眉山镇。
公路:眉山占据成都南大门的交通要地,有成都--乐山高速公路、成都--雅安高速公路,以及213国道等大交通线路交错于眉山市内。因此,在眉山乘坐火车,沿成昆铁路,北出成都可至重庆、西安,南下可经西昌、攀枝花至昆明等地;眉山市的公路交通更是发达,由公路乘汽车可至四十公里开外的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还可至四川省内的各地市及重庆、广州、深圳等城市。在成都的东门车站城北客运中心,成都新南门汽车站还有发往(直达或经过)眉山市仁寿县,彭山县、青神县等地的客运班车。北门车站位于眉山市东坡区;眉山客运中心站则位于省道106线与103线的交汇处,老城区与新城区的交接处,成乐高速公路的进出口处,是连接成都市、乐山市、峨眉山市及周边市县的交通枢纽。
历史名人:
《后汉书》:3人:张晧--《后汉书》卷五十六·张王种陈列传第四十六·张晧传,张纲--《后汉书》卷五十六·张王种陈列传第四十六·张纲传,杜抚--《后汉书》卷七十九下·儒林列传第六十九下·杜抚传
《三国志》:3人:杨洪--《三国志》卷四十一·蜀书十一·杨洪传,杨戏--《三国志》卷四十五·蜀书十五·杨戏传,张翼--《三国志》卷四十五·蜀书十五·张翼传
《晋书》:1人:李密--《晋书》卷八十八·列传第五十八·孝友·李密传
《宋史》:35人:孙抃--《宋史》卷二百九十二·列传第五十一·孙抃传,田锡--《宋史》卷二百九十三·列传第五十二·田锡传,陈希亮--《宋史》卷二百九十八·列传第五十七·陈希亮传,石扬休--《宋史》卷二百九十九·列传第五十八·石扬休传,朱台符--《宋史》卷三百六·列传第六十五·朱台符传,何郯--《宋史》卷三百二十二·列传第八十一·何郯传,苏轼--《宋史》卷三百三十八·列传第九十七·苏轼传,苏辙--《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传第九十八·苏辙传,任伯雨--《宋史》卷三百四十五·列传第一百四·任伯雨传,陈佑--《宋史》卷三百四十六·列传第一百五·陈佑传何栗--《宋史》卷三百五十三·列传第一百一十二·何栗传,程之邵--《宋史》卷三百五十三·列传第一百一十二·程之邵传,任谅--《宋史》卷三百五十六·列传第一百一十五·任谅传,孙道夫--《宋史》卷三百八十二·列传第一百四十一·孙道夫传,虞允文--《宋史》卷三百八十三·列传第一百四十二·虞允文传,杜莘老--《宋史》卷三百八十七·列传第一百四十六·杜莘老传,唐文若--《宋史》卷三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七·唐文若传,李焘--《宋史》卷三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七·李焘传,家愿--《宋史》卷三百九十·列传第一百四十九·家愿传,任希夷--《宋史》卷三百九十五·列传第一百五十四·任希夷传,李璧--《宋史》卷三百九十八·列传第一百五十七·李璧传,杨大全--《宋史》卷四百·列传第一百五十九·杨大全传,杨栋--《宋史》卷四百二十一·列传第一百八十·杨栋传,家铉翁--《宋史》卷四百二十一·列传第一百八十·家铉翁传,杨文仲--《宋史》卷四百二十五·列传第一百八十四·杨文仲传,王当--《宋史》卷四百三十二·列传第一百九十一·儒林二·王当传,杨泰之--《宋史》卷四百三十四·列传第一百九十三·儒林四·杨泰之传苏洵--《宋史》卷四百四十三·列传第二百二·文苑五·苏洵传,唐庚--《宋史》卷四百四十三·列传第二百二·文苑五·唐庚传,陈与义--《宋史》卷四百四十五·列传第二百四·文苑七·陈与义传,韩驹--《宋史》卷四百四十五·列传第二百四·文苑七·韩驹传,唐重--《宋史》卷四百四十七·列传第二百六·忠义二·唐重传,孙昭远--《宋史》卷四百五十三·列传第二百一十二·忠义八·孙昭远传,孙逢--《宋史》卷四百五十三·列传第二百一十二·忠义八·孙逢传,孙光宪--《宋史》卷四百八十三·列传第二百四十二·世家六·孙光宪传,此外,在《宋史》中,在他人列传之后或之内附有小传的还有5名眉山人,他们是:苏过--列《宋史》卷三百三十八·列传第九十七·苏轼(子过)传,苏元老--列《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传第九十八·苏辙(族孙元老)传,师维藩--列《宋史》卷四百三十三·列传第一百九十二·儒林三·高闶传史次秦--列《宋史》卷四百四十九·列传第二百八·杨震仲传,喻汝砺--列《宋史》卷四百五十三·列传第二百一十二·忠义八·孙逢传
《元史》:1人:虞集--《元史》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六十八·虞集传,在《元史·虞集传》后,还附有虞集之弟虞盘传
《明史》:2人:余子俊--《明史》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六·余子俊传,万安--《明史》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六·万安传
《清史稿》:1人:曾璧光--《清史稿》卷四百二十·列传二百七·曾璧光传
千载诗书城:因为山川形胜、历史渊源乃至风水等关系,在一个较大的范围内,总会出现一处聚集四方灵秀之气的地方。具体来说,其实很多省都有自己的某个人文渊薮之地,如江苏有苏州,浙江有绍兴,江西有临川,安徽有徽州等等。而我国历来的人才大省之一的四川,却似乎罕闻有这样的地方。这种现象是很奇怪的,要说文化发达之早,四川犹在江南之前。当成都成为全国五都之一的时候,江南城市还多默默无闻。然而,第一批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四川只有成都入选。而且在世人心目中,四川也确实似乎只有成都这一个名城。要说人文风流,四川汉有司马唐有李白宋有苏轼,成绩之高在全国是非常突出的,但四川历史上尤其是明清时期,却又似乎很难和江南比进士比人才。这一切的矛盾现象是怎样造成的呢?四川在历史上除成都之外,究竟还是否别有灵秀之地呢?答案是有的。其实,在四川,有一座城市曾被宋人称为“千载诗书城”,被清人称为“人文第一州”,评价之高,声誉之隆,让今天的人们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这座城市,就是位于四川西南部的眉山,古称眉州。说起眉山,熟悉中国文学的人会有所耳闻,因为这是大文豪苏轼的故乡。但假如你以为我仅凭苏轼甚至加上苏洵、苏辙就夸眉山是四川的灵秀之地,那就大错特错了。苏轼固然是眉山最优秀的文人,但眉山决不仅仅只有苏轼!陆游称眉山是“千载诗书城”,并不是虚夸。因为陆游生活的宋朝,眉山就出了886名进士,这个数量还没算今属眉山的仁寿、洪雅等县。论人文之盛,眉山在四川是最优秀的。苏轼、苏洵、苏辙这三人就不用说了,现在人们了解眉山,很大程度上都是通过他们。但除他们之外,历史上的眉山名人还不绝于书。早在殷商时期,眉山的彭山就诞生了一位奇人,曾封于彭城,后来又归隐故里,他就是寿享八百的彭祖。直到今天,彭山还是全国百岁老人比例最高的地区之一。在五代时期,眉山张远霄得道,被称为弹弓张仙、送子张仙(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张仙楼张仙洞)。这两位著名的道教神仙都来自眉山,预示着这里从远古时期就极富灵气。
中国历代著名文章中有“二表”:《出师表》和《陈情表》,古人云:“读《出师表》不哭者不忠,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因“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卓立于典籍中的《陈情表》的作者李密,是晋代的眉山人。南宋时期,著名的采石一战的指挥者,以几千老弱残兵大败金国皇帝亲征的虞允文,这个名垂青史、再造南宋的杰出儒将,今天的籍贯也应该写上:眉山仁寿人。专业一些,如果学中国古代文学,除了三苏,除了李密,还有可能接触很多眉山人。如在学习中国文学批评史的时候,往往要学到北宋的田锡。因为各大学常用的文批教材,有专文论述田锡的文学思想。田锡,眉山洪雅人。在钱钟书选编的《宋诗选注》中,有一位唐庚,于宋也是有名诗人,他的诗集叫《眉山唐先生文集》。在最常见的朱祖谋选编的《宋词三百首》中,同样不乏眉山人的名字,如被称为苏轼姑表兄的程垓,梁启超还专门为此作过研究。元代,曾写下“为报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名句的文豪虞集,被称为元代文学的三大家之一。虞集长于江西,却说:“江山信美非吾土,漂泊栖迟近百年。”原来,他是从小随父亲避战乱逃往江南的。他一生只回过两次故乡--他的故乡,在今天眉山仁寿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崇山峻岭里。上初中的时候,学的第一篇古文,是清代四川三大文士之一的彭端淑的《为学》:“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也……”不知道现在的初中生还学不学这篇古文,更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注意他的籍贯:又是苏轼的老乡。熟悉史学的人,也许会知道宋代的《续资治通鉴长编》,作者为李焘。《四库提要》谓:“宋人私史,卓然可传者,唯称李焘、李心传之书而三,固宜为考宋史者所珍视。”李焘是宋代史学大家,眉山丹棱人。精通宋史的人,或许还知道被文天祥写诗称赞“程婴存赵真公志,赖有忠良壮此行”的南宋“苏武”、眉山籍的家铉翁。其实何止家铉翁,宋史有传的眉山人至少有几十位之多。熟悉明史尤其是政治军事史的人,或许知道明宪宗时期权倾天下的万安,知道长期镇守长城,在长城史上写下浓重一笔的名将余子俊。他们如果告老还乡,还都得从苏轼故宅前经过。最后提一下,在前不久评选的13位中国画近现代大师中,四川就占了三个:张大千、石鲁和蒋兆和。其中,画坛怪杰石鲁的家乡,今天也属眉山。有这样的人文成绩,被称为“灵秀三苏里”,被称为四川的人文渊薮之地,还有多少异议呢?那么,你去过眉山吗?其实,从成都南下,仅一个小时左右的高速路就可以到达眉山。这里青山绿水千年未变,这里修竹茂林到处都是,但似乎又少了点什么--似乎不是很吻合心目中的那种古城、名城、文化之城的形象。这里的大街小巷基本上都是建国后的建筑,三苏祠倒是古物,但也只是清代风格的残留。这里满街都是茶楼,麻将声悠扬而弥久,一如四川各地的城市。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在全国三批历史文化名城评选过后,四川已经有好几座城市继成都之后入选了,眉山居然还不是!只有那年年位居四川前列的高考本科上线率,似乎还保留了昔日的某些遗风。眉山不是当年的眉山,四川不是当年的四川,一切都在某个历史阶段发生了断裂。漫说江南厉害,宋仁宗却独夸眉山:“天下好学之士,多在眉山。”只是这样的情况,在宋末那场翻天覆地的惨变中,颠覆于“蜀祸之惨,诚不可言”了!,关于宋元战争对四川的影响,这里不再赘述。只补充一点:北宋时期,四川的进士数量全国第二,仅次于首都和门阀贵族所在地的河南。其中,眉州进士占了成都府路15州的近一半。南宋时期,四川进士数量全国第四,因为南宋最后几十年,四川已经残破,成为宋元两国拉锯战的地方。当今天的四川人游历江南贡院,或许会感叹:四川的进士数量远不及江南。那是因为科举制最成熟的明清时期,四川已经不再是中古时期的四川了。曾经,也有那么一个时期,四川的科举人才之盛还是全国皆知的。不忍心再回顾宋末那段惨烈的史实。每当读到《宋季三朝政要》:“(丙申,端平三年)十二月,鞑靼国兵入普州、顺庆、潼川府,破成都府,掠眉州。”总是读不下去。当时的眉山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眉阳士人之盛甲于两蜀,盖耆儒宿学,能以德行道理励风俗、训子孙,使人人有所宗仰而趋于善。”“西蜀惟眉州学者最多。”“郡之富于文。”……这样一个诗文荟萃的崇文之地,这样一群温和儒雅的谦谦君子,当年是怀着怎样的惊怖和绝望心情被卷入野蛮民族南下铁骑所带了的滚滚浊尘的?!:吴昌裔的《论救蜀四事疏》中说:“臣窃惟蜀寇深矣、蜀祸惨矣!……屠成都,焚眉州。”为什么是“焚”眉州?因为眉山在宋代和杭州、建阳并称为全国三大雕版印刷中心。直到今天,学习中国印刷史,都绕不过去“蜀刻”“眉山七史”。但蜀刻的辉煌,已经湮没于当年野蛮民族点燃的漫天大火中了。经过这一次致命打击,四川包括眉山在全国的经济文化地位一落千丈。从此再难恢复元气。因为四川是盆地,经过长期集聚的文化一旦破坏,因传统、交通等的限制,恢复起来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三代才出一个贵族,世代书香的衣冠大族的整体消失,将导致一个地区文化的急剧衰落,并且更难复兴。从小随父亲逃往江南的今眉山籍元代文豪虞集曾记载当时眉山名门望族们的惨状:“眉州青神史氏……蜀人受祸惨甚,死伤殆尽,千百不存一二。”“眉山杨氏……蜀人士大夫在故乡时,深苦兵寇之祸,故在东南者皆走岭海。”就是虞集本人,其家族也本来是四川的名门,但今天在四川已很难找到虞姓了。尽管虞集和后来明末的张岱一样,一生都坚持称自己是“蜀人”。元代四川的衰落自不待言,即使明代,四川也没有恢复元气,通过科举当官的大部分都是江南人。但眉山在明代有一个万安,也很出了些风头。万安进士出身,眉目如画,狡黠多智,把持朝政20年,把朝廷玩弄于鼓掌之间,百官无敢抵牾。在国事日渐被江南人所垄断的明代,万安的出现,可谓大杀江南人的威风--直到明末,苏州人冯梦龙还恨恨地记载了当时士人百般讨好万安的种种丑态。除了万安之外,余子俊也是有明一代的杰出人才,中国长城史不能绕过的话题。明代眉山有一对兄弟吴中、吴节同登进士,在河南为官时专门整修了苏轼等的坟墓并作诗寄怀,有“今日祠前拜遗像,敢将心事愧先贤”之句,表达了明代眉山人对往日辉煌的无限怀念与惆怅。只是谁也想不到,在明代缓慢恢复的四川文脉,又在明末清初的再一次天地大浩劫中所毁灭!这使四川的文艺复兴之路从此搁浅--湖广填四川,强迫迁来的多为贫苦农民,对文化的修补实在收效甚微。
明末清初之乱,成都各坝包括眉山完全残破,致使清初四川省会一度迁到大山中的阆中。眉山和成都近在咫尺,又是四川除成都之外平原最多的地区,自然遭遇惨烈。当时眉山一个绰号“铁脚板”的陈姓猎户,奋臂一呼,率乡邻与匪军血战。民国时期,武侠小说家朱贞木写过一部小说《七杀碑》,里面把这位眉山猎户写成“川南三侠”之一。当年这位铁脚板大侠在战火中的悲愤长嘶,其实也是对古眉山文化命运所发出的悲切挽歌。有清一代,四川文化比明代更加衰落。尽管残留千年遗泽的眉山,在清代还令人吃惊地出现过一门六进士震动京师的彭氏家族(明代河南黎阳有一门三进士,万历皇帝还敕书褒扬),但依然挽不回四川文化的颓阳西下。清康熙年间,一位杭州籍的主考官到四川主持乡试,竟然出了一道题目“井蛙赋”,以挖苦地处盆地的四川人没有学问。一时间四川士人群情激奋,纷纷罢考,官司一直打到京师。可笑的是,这位主考官还最崇仰曾在杭州为官的苏轼。其实,清代也有一位四川人在杭州主持过乡试,他就是罗江人李调元,其名气可比那个杭州主考官大得多。在杭期间,他以自己的才学折服两江才子,传为美谈。“井蛙赋”的故事就是靠李调元的记载而保存下来的。后来李调元回乡的时候,购买了大量书籍带回去,重新在这片已经荒芜了很久的土地上播种读书种子。再后来,到了清末,通过川人不懈的努力,四川文化终于有了起色,出现了各行业的很多人才,如传统的现代文学排名:鲁郭茅巴曹。郭沫若和巴金都是四川人。然而,一个地区文化的断裂,许多东西一旦失去就很难再得到。尤其是像四川这样既是崇嶂峻岭的盆地,又是山遥水远的西部,机遇一去就永难回头。当年宋末那侥幸逃生远遁东南岭海的四川衣冠贵族很多都没有回到故乡,留给故乡的,只有旧书残卷和故老相传的种种回忆。今天的四川在全国的地位,和宋代四川在全国的地位实在相差太远;今天的眉山在四川的地位,和宋代眉山在四川的地位同样相差太远。前者不用说,就后者来讲,眉山现在仅有一所本科大学四川大学锦江学院,更不必说昔日的全国印刷中心、千载诗书城了,城市人口只有二十来万,斗转星移,辽鹤归来,定当嗟叹尘间世事之翻覆无凭!,前几天上课时,老师提到一位五代时的重要词人孙光宪,说他写过一部书叫《北梦琐言》。课后一查,发现孙光宪的籍贯又在今天眉山境内。或许很多人即使看“花间词”看“北梦琐言”也并不曾留意孙光宪,就好像世人早已淡忘了眉山,昔日的盛况宛如梦里的旧影,淡淡的,不可追寻。正如陆游的《蝶恋花》中所描写的梦境:水漾萍根风卷絮。倩笑娇颦,忍记逢迎处。只有梦魂能再遇,堪嗟梦不由人做。梦若由人何处去?短帽轻衫,夜夜眉州路!不怕银釭深绣户。只愁风断青衣渡。

电影:眉山

基本信息:类型:剧情;片长:120分钟;国家/地区:日本;对白语言:日语,发行公司:TohoInternationalCompanyInc。上映日期:2007年5月12日日本
演员表:角色演员河野咲子松岛菜菜子/NanakoMatsushima寺泽大介大泽隆夫河野龙子宫本信子岛田修平永岛敏行绵贯秀雄本田博太郎/HirotaroHonda吉野三郎金子贤童年时代的咲子黒濑真奈美/ManamiKurose松山贤一山田辰夫小畠刚中原丈雄筱崎孝次郎夏八木勋
职员表:
剧情:咲子(松岛菜菜子饰)在东京的一家旅行社工作。一天,她突然获知身在故乡德岛的母亲因病入院,便匆匆赶回老家。母亲龙子(宫本信子饰)个性刚强,敢说敢做,周围的人都很尊敬她,如今虽然身在病中,却依然没有半点软弱。经医生诊断,龙子已到癌症晚期,活不了多久了。她关闭了经营半生的店,准备住进疗养院,还签署了志愿书,同意捐献遗体。这种什么事都独自决定的做法令咲子感到不快,虽然和母亲合不来,但咲子还是每天前往医院照料。咲子在医院里结识了寺泽医生(大泽隆夫饰)。寺泽的关心让烦恼不断的咲子倍感温暖。在寺泽的启发下,咲子开始努力去了解母亲的内心,由此竟然得知了尘封多年的秘密--自己从而是开始一直以为已经去世的父亲其实并没有死。咲子为了见父亲一面,四处察访,于是揭开了当年父母的相爱却无法相守的哀婉故事……
幕后:
母亲节的母女戏:本片改编自佐田雅志的同名小说。提起佐田雅志这位艺能界的奇才,简直有讲不完的话题。佐田的主职是乐手,他唱歌也写歌。在上个世纪的后三十年间,佐田相当走红。他出过无数脍炙人口的名曲,推出的各类CD超过百枚,此外,他还是日本举办演唱会场数最多的歌手(累积已超过三千场)。如今的佐田虽然已经淡出乐坛,但依然很有人气。在2004年的红白歌战出场歌手民意调查中,鲜有新歌问世的佐田雅志竟然位列十五。佐田雅志不仅搞音乐,还拍记录片、演电影、主持广播节目、写小说、写童话。他的三部长篇小说都是畅销作,其中《精灵流》和《解夏》已于2003年被搬上银幕。而今年,销量过10万的《眉山》也终于被名导犬童一心拍成了电影。《眉山》是一个由母亲的爱情、女儿的爱情以及母女亲情编织起来的动人故事。影片的公映日被应景地安排在了五月温馨的母亲节中。
波澜壮阔的德岛阿波舞:空前浩大的阿波舞场面是本片的一大看点。每年8月12日到15日,德岛市都会举行盛大的夏日祭,这是具有400多年历史的日本地方民俗活动。届时有百万人身着传统服装跳起阿波舞,而游客也会不由自主地跟随舞者起舞,令整个城市都沉浸在欢快的舞蹈之中。阿波舞是日本最著名的民间传统舞蹈之一。关于其起源众说纷纭,一般公认阿波舞并非源自德岛固有的盂兰盆节舞蹈,而是脱胎于具有俄舞、组舞要素的几内地区的流行舞蹈。1586年,阿波藩主蜂须贺家正入住德岛,德岛在当时是具有“小江户”之称的富庶之地,当地的商人们将阿波舞的表演形式丰富化并使之基本定型。这种舞蹈在民间很受欢迎,代代流传中经过不断的演变,发展为如今的面貌。阿波舞是集体舞,以“连”为单位起舞。一个“连”从几十人到百人不等,规模大的可以达到三百人。“连”通常由三部分组成--提着.名号灯笼的人在最前面,中间是舞者,后方是用太鼓和笛子、三味弦伴奏的乐队。阿波舞男女分开起舞,风格迥异,男舞自由豪放,女舞则妖娆优美。本片高潮部分的阿波舞场面拍摄于2006年德岛的夏日祭。摄制组在各处安设了5台摄像机,将整整4天节日的盛况悉数收录,用去了6个多小时的胶片。8月16日,犬童导演又在长达122米的南内町舞蹈场摆开阵势,摄制较小规模的阿波舞场面。拍摄工作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到夜里零点。这五天的拍摄可谓盛况空前,舞者、演员再加上当地群众演员,参演人数高达到一万四千多名。本片是继66年前的电影《阿波舞者》之后第二部用阿波舞将剧情推向高潮的影片,也是第一部在德岛现地拍摄将实况搬上银幕的作品。
两代女优携手合作:原本一直活跃于电视剧领域的松岛菜菜子,近来屡有电影大作问世。去年她刚刚主演了市川昆导演重拍的《犬神家族》,接着又在本片中担任女主角。人气度如日中天的松岛菜菜子将如何在大银幕上展现其迷人风采十分引人关注。和松岛搭档演母女的是久不露面的大女优宫本信子。宫本信子是日本学院奖影后,她演技出色,能自如地胜任各种角色。宫本与著名演员伊丹十三通过电影相识,喜结连理。伊丹转行当导演后推出的所有电影都由她担任要角。1997年,伊丹神秘自杀,宫本大受打击,从此沉寂了多年。10年后,宫本终于复出影坛对影迷来说着实是一大惊喜。两位代表两个时代的女星同场竞技携手合作会产生出怎样的华丽效果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花絮:·2006年6月27日,德岛市德岛县组织了眉山电影支援委员会,全力协助本片的拍摄。在委员会的帮助下,从8月12日至9月25日,摄制组辗转德岛市各处,顺利地完成了外景拍摄工作。外景地包括南内町舞蹈场、可以俯瞰德岛市景色的眉山山顶、上演净琉璃的阿波十郎兵卫屋和富田中央公园等地。·摄制组并没有采用发传单和网上征集的方法来招募群众演员,而是在地方广播台中客串节目,顺便请市民们帮忙。17016名群众演员,再加上提供饮料、维持秩序的志愿者等等,共有三万名以上的德岛市民参与了本片的摄制工作。·早在2005年,犬童导演就偕同主要制作人员来到德岛观摩夏日祭的阿波舞表演,并借机构想具体拍摄的细节,为第二年的工作打好了基础。·剧本动笔于05年8月,定稿于次年7月。在征询医疗顾问、阿波舞专家以及阿波方言专家的意见后,经过反复修改才完成。·片中咲子看阿波舞表演时穿的绿色和服是精心制作而成的重要道具,服装部的人员特地前往京都寻觅合适的布料。·阿波舞振兴协会和德岛县阿波舞协会所属的33个著名“连”友情出演,2千多名舞者各展绝活,构筑出绚烂壮大的舞蹈场面。

眉山特产

眉山特产有龙眼酥(最最最出名的)东坡肘子芝麻糕冻粑(大爱)脐橙、干巴牛肉、枇杷甜皮鸭、峨山茶、柑、彭祖寿柑、江团鱼、青神碰柑、青神竹编

词语:眉山

形容女子秀丽的双眉:1、《西京杂记》卷二:“文君(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后因以“眉山”形容女子秀丽的双眉。2、唐韩偓《生查子》词:“绣被拥轻寒,眉山正愁绝。”宋陈师道《菩萨蛮》词:“髻钗初上朝云卷,眼波翻动眉山远。”清洪升《长生殿·惊变》:“不劳你玉纤纤高捧礼仪烦,子待借小饮对眉山。”
苏轼的代称:苏轼为四川眉山人,故称。1、明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经籍会通四》:“夫书聚而弗读,犹亡聚也。故录眉山《藏书记》。”,2、清钱谦益《新刻<震川先生文集>序》:“少年应举,笔放墨饱,一洗熟烂,人惊其颉颃眉山,不知汪洋跌荡,得之庄周者为多。”,3、清李重华《贞一斋诗说》:“次韵一道,唐代极盛时,殊未及之……宋则眉山最擅其能,至有七古长篇押至数十韵者,特以示才气过人可耳。”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