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市区(城区、镇区)地图

环境破坏

*骆驼有草吃就不会死,就这么简单!,2001年1月4日,本报报道了来自包头的环保志愿者卢彤景携“死亡边缘——沙漠化生态告急摄影展”进京寻找主办单位的事一“哭泣的骆驼”和“你看你看沙尘暴的脸”。一年后,卢彤景携带他近期拍摄的愈发告急的照片再次进京,旨在“我看到了,我要让看不到的你也看到——已绝草而亡和正处于掉毛脱皮死亡进行时的骆驼、穿着衣服的羊、灌满沙子的水井、沙进人退的村庄、向死亡军驼行军礼的政委、骆驼母子死不瞑目、在公路上清理两米高沙暴的铲车、跨过圈养铁丝网吃草的羊群、肆无忌惮的狼、孳生的毒草、国际环保人士的眼泪……,照片可长期警示,而骆驼死亡告急迫在眼前。为此,卢彤景变卖家产携2万多幅照片进京寻找主办单位——看展览救骆驼。*娘吃不饱肚子,它还活的了,2001年3月3日,卢彤景六进阿拉善拍摄沙尘暴和生态。在没有草的草原上,卢彤景奇怪镜头里的羊群怎么都花花绿绿的?近前细看,每只羊身披颜色各异的衣服。以前,卢彤景见过个别穿衣服的羊,而这次竟全体着装。“不穿衣服不行啊”牧民告诉卢彤景:“吃毛吃得厉害”,牧民解开一只羊的衣服,卢彤景看见肚皮裸露,青筋暴露,肉色分明。2001年,阿拉善滴雨未下,山羊不仅吃光了地表草,还掘草除根。断草绝粮的山羊开始羊吃羊。而这些羊是牧民的命根子,他们靠卖羊绒生存。互吃羊毛的羊等于吃掉了主人的财产。主人说,羊毛没了少了还不算大事,羊在就行。最让他们心痛的是骆驼,他家的骆驼已死了两峰,没草吃,饿死了。现在村里很多人家死了骆驼,还有刚生下就死的。果然,卢彤景路途中不断遭遇死骆驼。他说:“隔个一二里路,就见一黄乎乎的东西。沙尘暴一来,它们马上就变成白的了,白骨。”阿拉善左旗,卢彤景观察一刚出生的小骆驼,3小时过去了,还没站起来。一般情况,出生半小时的骆驼就自由行走了。牧民沉重地摇头:“完了,站不起来了。”,卢彤景问原因,牧民说:“娘吃不饱肚子,它还活的了?”,目前,活着的骆驼在等待草,部分站不起来的更是渴望草。甘肃售草1公斤0.80元,当地玉米1公斤0.90元。牧民计算草价能接受,但运费付不起。等待草的骆驼,最终等待的是死亡。2001年6月,一牧民对卢彤景说:“再有半个月没草吃,我家的60多峰骆驼都得死。”另一家牧民不忍眼看悲剧成真,遂忍痛将家中80多峰骆驼廉价卖了,得款3万元。老两口1万,两个儿子一人万。卢彤景问他们将财产卖了,吃什么?靠什么生活?牧民无话。在腾格里沙漠,牧民告诉卢彤景生态恶化的后果之一:“狼多了,凶得很”。他家的四峰骆驼已成狼的牺牲品。某天晚上,面临凶恶的狼,没草吃的骆驼连唤主人的声音都喊不出。狼咬住骆驼喉管喝血,连喝四峰。牧民发现后,骑摩托车追了100多公里也没追上。*“阿拉善就要成为第二个罗布泊”,没草吃的骆驼死亡前的征兆是掉毛脱皮。卢彤景的镜头里淤满了骆驼的悲剧:瘦骨嶙峋,大块脱落的皮,站不起来,载不动牧民拉水的车,被沙暴打瞎双眼……生态恶化后果之二,草原上长出一种从未出现过的草,牧民叫“毒草”。骆驼吃了它就转圈,肚胀。于是牧民用削尖了的竹子捅进骆驼腹部放气,其结果,命大的活了,体弱的慢慢放倒在主人面前。卢彤景眼见一只被主人杀死的小骆驼。主人口气悲愤:“老天要绝它,吃了毒草是死,放气也是死,我有什么办法。”,同样的心情在内蒙古军区边防某团政委张立明身上是另一种表现。他一见到死骆驼就下车行军礼,后短暂默哀。大漠戈壁,一人一畜,一绿一黑,一站一卧,片子虽好,但卢彤景不明白。张立明告诉卢彤景,他刚入伍时喂军驼,后来骑军驼,骆驼伴随他从士兵到政委。27年,他对骆驼的感情常人不能理解。他感觉每一峰死去的骆驼都是他掉下的一块肉。阿拉善右旗某部队,卢彤景跟随战士到60公里外的村子拉水。该地驻扎两个连,供两个连的水井干了,60公里外的水井也面临干涸。部队领导焦虑无奈:“恐怕要搬家了”。卢彤景第一反应:“搬走了,谁来守卫?”领导摇头叹气。卢彤景拍下战士如何在井中取水。桶入井,先将一桶桶沙子捞出后再取水。水是混的。卢彤景发现阿拉善人的牙齿都发黄,他们说水中含超标的氟。阿拉善右旗诺日盖苏木(乡),八九年没下雨,九口水井都干了。该乡曾有200多户,2001年6月,卢彤景见到全村仅存4户。牧民逐水而居,四散各地。阿拉善右旗,8分钱一斤的西瓜竟没人买。恶劣的自然环境导致经济萎缩,进而使牧民生活走向贫困。阿拉善左旗银根苏木(乡),乌里吉苏木(乡)远离公路,1公斤36元的骆驼毛没人收,主要靠卖骆驼毛维持生计的牧民陷入贫困。卢彤景见到了三年前的孩子,孩子穿的还是三年前的衣服。卢彤景奇怪:“怎没长个呢?”孩子家长说:“跟不上啊(营养)”。卢彤景调查:阿拉善地区牧民一天吃两顿,并且吃不饱。牧民传统待客礼节:先上奶茶,依次为奶干奶酪奶豆腐。而2001年卢彤景在牧民家见到的是“喂自家羊羔都是买奶粉吃,羊没草吃哪儿来的奶呢。”,自1995年始拍摄阿拉善生态的卢彤景沮丧:“一年比一年糟糕。脚下的土就薄薄一层,踩下去,就是沙子,沙化无可救药。”6年来,他镜头里记录着阿拉善生态渐变过程。目的:教育现代人警示后来人。卢彤景承认惟一好的变化在恩格贝,那儿有种树14年的日本人远山正英。卢彤景描述:“那儿确是一片绿洲,沙化得到有效扼制。”恩格贝之外,卢彤景镜头里全是脆弱生态发出的SOS——“阿拉善就要成为第二个罗布泊”,不少人表示忧虑。2001年,卢彤景在本报发出骆驼SOS后,日本,“奥伊斯嘉”民间环保组织请卢彤景带路阿拉善。卢彤景注意到这支考察队伍里有5个孩子,9岁至13岁。日本人告诉卢彤景:“这对小孩子有好处。”,*“自80年代初,你们跟我们合资羊绒衫厂后,20年,我们就这样了……”,2001年4月8日,一场沙尘暴袭击了卢彤景和“奥伊斯嘉”。所有人的五官里灌满沙子。卢彤景以经验示范众人:不要擤鼻涕,鼻孔内沙子需借用矿泉水慢慢吸出,否则毛细血管破裂。日本人看到了牧民真实的生存状况。他们说:“真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5个孩子中的两个女孩,闻不惯牛粪烧饭的味道,跑开了,吃饭时,她们主动放弃了,说:“没干活,不好意思吃饭。”大人点头同意。此情此景,卢彤景诸多感慨。7月23日,卢彤景带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拍摄“哭泣的骆驼”。炎炎夏日,沙尘暴竟也光顾了,能见度200米使他们不得已躲在汽车里看黄沙蔽日。沙漠精灵骆驼,卧倒在地……,恶劣的自然,贫穷的牧民,日本人哭泣了,同样的问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卢彤景难抑愤怨情绪:“自80年代初,你们跟我们合资羊绒衫厂后,20年,我们就这样了……”1982年,日本人投资某羊绒衫厂。自此,山羊大量繁育。据内蒙古环保局局长亲口对卢彤景说:“内蒙古畜牧业历史上从没养过山羊。”山羊吃草根。大量繁育山羊的恶果是,草原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科学、平衡的数字应是80412平方公里载畜20万头,目前是160万头,80%是山羊。超载放牧导致草原严重失衡,最先被谋杀的是食草量大的骆驼。全国现有2600家羊绒衫厂,一件名牌羊绒衫出口售价1000多美元。2000年1斤羊绒卖180元,2001年卖150元,最高纪录是270元。羊绒——政府急功近利,企业惟利是图,牧民养家糊口。有限的草原资源在人的贪欲下现掠夺成零。2001年,某著名羊绒衫厂的理想是,10年创汇100个亿,要发展成世界最大的羊绒衫厂。卢彤景敲打着他拍的照片,情绪激动:“羊绒衫厂,你要牺牲多少自然换取经济利益;而你能用多少经济利益恢复或保持自然平衡。",直面日益恶劣的大自然,家畜濒临死亡,卢彤景形容牧民心态“无奈”。他们对卢彤景说:“活一天是一天。”“那你们子孙吃什么?”“管不了那么远。”,地上造孽势必影响上天,风不调雨不顺,多年干旱便是对地上所有生物的惩罚,天人合一,恶性循环。日本人告知卢彤景:早年开发北海道,自然也曾惨遭人的蹂躏,伐木、污染河流……后经过三代人努力才恢复成今日这样。据资料:阿拉善向有骆驼之乡美誉,骆驼数量曾高达25万峰。骆驼主食马莲草,如今马莲草已灭绝。灭绝的还有马群。去年卢彤景估算,约有骆驼9万峰,今年的数字愈发悲观——4至5万峰。“人再不觉悟的话”,卢彤景眼中含泪,“3至5年内,骆驼灭绝一说不是可能,而是事实。”卢彤景悲伤丝绸之路上的中华文明是人和骆驼共同写就的,如今,创造了远古文明的人类为了眼前利益“卸磨杀驴”。骆驼,生物链中一环的缺席,势将影响其他生物健康有序的运动。*如今,骆驼有草就能活,没草就等死,就这么简单。卢彤景情绪不好时就想到获国际摄影大奖的照片和摄影师:战争中,一哭泣幼童和一只觊觎他的秃鹫。获奖后,摄影师自杀了,因他不能承受灾难之重;因他看到的人类悲剧太沉重。卢彤景行走在沙漠中,常幻想自己就是濒临灭绝的骆驼,无依无靠,但他从未想过退却。他这么做,是想延续幸福的记忆——棒打黄羊瓢舀鱼。*“人能计划生育,羊为什么不能?”,“杀山羊救中国”,卢彤景亲耳听一些决策者这样说。他也看见了赶往屠宰场哀鸣声声的羊群。杀掉山羊,意味着牧民生存支柱的坍塌,牧民吃什么喝什么?卢彤景认为繁育山羊是极左,杀山羊是极右,造成两个极端的是疯狂贪婪的人类。“难道真能杀山羊救中国?”卢彤景认为生态不平衡源于心态。“是人类没将科学、计划、有序这个尺度把握好。”他举例:“额济纳满大街沙漠王酒广告,在极度缺水的地方,酿酒要耗多少水。”旗里没有一台电脑,卢彤景劝父母官买台电脑,好了解外面信息。官员给了卢彤景一张厌烦的脸,“没钱”。“他们少一点吃喝就能省出买电脑的钱”。卢彤景,而无奈。“治理环境关键在人,关键是领导决策,决策失误或不到位,后果也许要几代人拨乱反正。”比如,卢彤景对圈养有自己的看法。“弊病是易得传染病;羊绒质量会逐代下降。”事实上,圈养也是禁而不止。他亲眼看见人赶着圈养的羊越过铁丝网吃草。对于山羊泛滥成灾,卢彤景大胆假设“人能计划生育,羊为什么不能?”,*“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草”,2001年,朱基指示:“要办生态警示教育展”。卢彤景兴奋:“非常好,非常及时。”他将他拍摄的生态告急照片展示给某些官员——无动于衷。他又举例说明,赤峰一老人种树几十年已成气候,林子上空总有云彩。仍无表情。面对官员麻木的脸,卢彤景难抑泪水。他说6年走沙漠,多困难没掉过泪,但在人心不是肉长的当官的面前他忍不住,他为麻木落泪。麻木,是因为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司空见惯吗?卢彤景不平:“地下水越来越少,草越来越稀,他们的乌纱帽越戴越高。”,与此相比,斯坦福大学副校长看了卢彤景的照片流泪了。斯坦福大学中国留学生巍葳看了本报“哭泣的骆驼”后,他和韩国同学金永秀请卢彤景带路进了阿拉善。金永秀震惊“韩国6万平方公里,阿拉善27万平方公里,这大的地方人贫水缺,太可惜了。”斯坦福大学委托他俩做前期考察,该校有投资意向。目前,卢彤景焦虑再这么糟蹋下去,党中央的“再造山川秀美”便是神话。他身在沙漠,眼里却不揉沙子。他看到种树打埋伏;逐年增加的山羊现呈递减趋势,生态一年比一年糟糕……他呼吁“不穿羊绒衫、少吃涮羊肉”。道理是:羊绒衫可以不穿,草原不可无草。从沙漠回到都市的卢彤景,曾问北京两个正在吃冰棍的小学生,“省下冰棍钱,买树苗好不好”,孩子说“种树是国家的事”。对比日本人带孩子进沙漠,卢彤景心凉,尤对大多数国人在生态危机面前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寒。2002年,卢彤景变卖了老家包头的5间房进京。他铁了心要将生态警示照片广而告之。他认为偌大京城没有一幅惊心动魄的警示照。2002年1月9日,朱总理在第五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上说:“决不能做‘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的事。”卢彤景在刊载朱镕基讲话的报纸上画了绿线:“要继续搞好环境警示教育,把公众和新闻媒体参与环境监督作为加强环保工作的重要手段。”,小学文化的卢彤景这样理解总理的话——跟寺庙上常见的牌匾一个意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旅游景点

阿拉善左旗:腾格里通湖草原旅游景区(国家3A级旅游景区),延福寺,营盘山景观公园,阿拉善博物馆,广宗寺(南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腾格里达来月亮湖--国家4A级旅游景区,敖伦布拉格大峡谷,吉兰泰盐池,福因寺(北寺),哈布茨盖怪石林,母门洞,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腾格里沙漠天鹅湖,贺兰山国家狩猎场
额济纳旗:东风航天城,额济纳胡杨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神树,黑城遗址,居延海,额济纳河,怪树林,策克口岸,居延文化遗址
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阿拉善国家沙漠地质公园巴丹吉林园区,曼德拉山岩画,雅布赖山,海森楚鲁怪石城,红墩子峡谷

历史沿革

1969年将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的额济纳旗和阿拉善右旗划归甘肃省;阿拉善左旗划归宁夏回族自治区。1979年将甘肃省的额济纳旗、阿拉善右旗,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阿拉善左旗划入内蒙古自治区,设立阿拉善盟。2000年,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阿拉善盟总人口196279人。其中:阿拉善左旗148672人、阿拉善右旗25281人、额济纳旗22326人。2006年5月,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复阿拉善盟《关于调整全盟苏木镇行政区划的请示》,同意阿拉善盟关于调整撤并部分苏木镇的意见。这是阿拉善盟苏木镇机构改革继2001年改一革后的又一次重大调整。调整撤并后,三旗原有的40个苏木镇调整为23个。阿左旗将原有23个苏木镇调整为13个。其中将通古勒格淖尔苏木和木仁高勒苏木整建制并入巴彦浩特镇;撤销豪斯布尔都苏木整建制并入巴彦诺日公苏木;撤销古拉本敖包镇整建制并入宗别立镇;撤销锡林高勒镇、巴彦洪格日苏木整建制并入吉兰泰镇;撤销超格图呼热苏木整建并入嘉尔格勒赛汉镇;撤销查干布拉格苏木整建制并入额尔克哈什哈苏木;撤销银根苏木整建制并入乌力吉苏木;撤销图克木苏木整建制并入敖伦布拉格镇。撤并调整后,阿左旗设13个苏木镇,其中建制镇8个,苏木5个,即巴彦浩特镇、吉兰泰镇、乌素图镇、嘉尔格勒赛汉镇、宗别立镇、巴润别立镇、敖伦布拉格镇、温都尔勒图镇,乌力吉苏木、巴彦诺日公苏木、巴彦木仁苏木、额尔克哈什哈苏木、腾格里额里斯苏木。阿右旗将原有的9个苏木镇调整撤并为5个。其中,撤销额日布盖苏木整建制并入额肯呼都格镇;撤销塔木素格布拉格镇整建制并入阿拉腾敖包苏木;撤销曼德拉苏木整建制并入孟根布拉格苏木;撤销努日布盖苏木整建制并入阿拉腾朝克苏木;保留雅布赖镇。调整撤并后,阿右旗苏木镇行政区划结构为镇建制3个,苏木建制2个,即额肯呼都格镇、雅布赖镇、阿拉腾敖包镇和孟根布拉格苏木、阿拉腾朝克苏木。额旗将原有的8个苏木镇调整为5个苏木镇,撤销合并苏木镇3个。其中,将温图高勒苏木并入达来呼布镇;撤销古日乃苏木和巴彦宝格德苏木并入新建的东风镇。此外,原苏泊淖尔苏木、赛汉桃来苏木、马鬃山苏木保留,行政区域不变。

土壤条件

阿拉善荒漠区处于我国西北的干旱中心,土壤受地貌及生物气候条件影响,具有明显的地带性特征,由东南向西北依次分布有灰钙土、灰漠土、灰棕漠土,在湖盆和低洼地区有盐碱土和沼泽土。该区四周被喜玛拉雅山运动抬生的中低山地和剥蚀残丘所环绕,内陆成波浪起伏的准平原化特征。高原腹地覆盖着第三纪、第四纪的湖泊沉积物和近代冲洪积、风积物,因而形成巴丹吉林、腾格里以及乌兰布和,三大沙漠。

经济发展

农业:阿拉善的传统产业是畜牧业,畜种以阿拉善双峰驼和白绒山羊最为著名。阿拉善的骆驼总数约占全区的3/5,全国的1/3,世界的1/4。阿拉善因此被誉为“骆驼之乡”。阿拉善的驼毛年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1/2以上,被誉为“王府驼毛”。阿拉善白绒山羊以绒质优良著称于世,被列为国家珍稀畜种,所产羊绒被外商誉为“纤维宝石”,是毛纺工业的高档原料,产量占全国的1/10。2001年,阿拉善盟以市场为导向,调整优化种植业结构,种植业生产全面持续增产。全年粮食产量7.15万吨;油料、棉花、蔬菜瓜类产量分别达4667吨、3096吨、4.79万吨。继续推进畜牧业转移战略,调减草原畜牧业头数,发展农区畜牧业。畜牧业经济有所下降,6月末,全盟牲畜总头数控制在187.92万头(只);12月末,牲畜122.52万头(只)。特种养殖业兴起,成为牧业发展和农牧民增收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农牧业基础设施继续加强,年末农牧业机械总动力15.09万千瓦,农牧业生产机械化程度继续提高,全盟耕、种、收机械化综合水平达100%、66.67%和21.67%。农牧业运输的机械化水平达100%。农用化肥施用量和农牧区用电量比上年分别增长2.24%和2.26%。全年完成造林面积5773公顷,贺兰山保护区面积扩大到133万亩,植被覆盖度由30%增至42%,林草植被更新明显加快,野生动物数量增多。
工业:全年全盟实现工业增加值86386万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4.45%。产销衔接较好,全部国有工业企业及产品销售收入在500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产品销售率为96.66%。工业企业经济效益稳步提高,全年全部国有工业企业及产品销售收入在500万元以上的企业经济效益综合指数达132.47%。

历史沿革

1969年将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的额济纳旗和阿拉善右旗划归甘肃省;阿拉善左旗划归宁夏回族自治区。1979年将甘肃省的额济纳旗、阿拉善右旗,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阿拉善左旗划入内蒙古自治区,设立阿拉善盟。2000年,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阿拉善盟总人口196279人。其中:阿拉善左旗148672人、阿拉善右旗25281人、额济纳旗22326人。2006年5月,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复阿拉善盟《关于调整全盟苏木镇行政区划的请示》,同意阿拉善盟关于调整撤并部分苏木镇的意见。这是阿拉善盟苏木镇机构改革继2001年改一革后的又一次重大调整。调整撤并后,三旗原有的40个苏木镇调整为23个。阿左旗将原有23个苏木镇调整为13个。其中将通古勒格淖尔苏木和木仁高勒苏木整建制并入巴彦浩特镇;撤销豪斯布尔都苏木整建制并入巴彦诺日公苏木;撤销古拉本敖包镇整建制并入宗别立镇;撤销锡林高勒镇、巴彦洪格日苏木整建制并入吉兰泰镇;撤销超格图呼热苏木整建并入嘉尔格勒赛汉镇;撤销查干布拉格苏木整建制并入额尔克哈什哈苏木;撤销银根苏木整建制并入乌力吉苏木;撤销图克木苏木整建制并入敖伦布拉格镇。撤并调整后,阿左旗设13个苏木镇,其中建制镇8个,苏木5个,即巴彦浩特镇、吉兰泰镇、乌素图镇、嘉尔格勒赛汉镇、宗别立镇、巴润别立镇、敖伦布拉格镇、温都尔勒图镇,乌力吉苏木、巴彦诺日公苏木、巴彦木仁苏木、额尔克哈什哈苏木、腾格里额里斯苏木。阿右旗将原有的9个苏木镇调整撤并为5个。其中,撤销额日布盖苏木整建制并入额肯呼都格镇;撤销塔木素格布拉格镇整建制并入阿拉腾敖包苏木;撤销曼德拉苏木整建制并入孟根布拉格苏木;撤销努日布盖苏木整建制并入阿拉腾朝克苏木;保留雅布赖镇。调整撤并后,阿右旗苏木镇行政区划结构为镇建制3个,苏木建制2个,即额肯呼都格镇、雅布赖镇、阿拉腾敖包镇和孟根布拉格苏木、阿拉腾朝克苏木。额旗将原有的8个苏木镇调整为5个苏木镇,撤销合并苏木镇3个。其中,将温图高勒苏木并入达来呼布镇;撤销古日乃苏木和巴彦宝格德苏木并入新建的东风镇。此外,原苏泊淖尔苏木、赛汉桃来苏木、马鬃山苏木保留,行政区域不变。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